这里小蜗!

“我亲爱的小妹妹...”

出了一下晓晓老师虹厂组的手书!在老福特也发发!不还原致歉

好耶!虹厂十周年快乐!

某天傍晚,本该吃晚饭的海德被经理喊到了办公室,一小时后他一脸怨气并骂骂咧咧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掏出了手机在某软件上开了个帖子准备泄愤

海德:TMD你个疯婆娘,篡位不说,还拿着我毕生的心血瞎几把搞艺术,现在天天都要骂我一通,我真是tm是奇了个逼怪了当初为什么要把你这个疯婆娘招进来

海德:还天天无休止的工作,你特么把员工当什么了,要不然说你是鸡掰上司呢,可真是一点都没说错

海德:要不是因为是终身职业,我真的想立马退休,天天被你这个疯婆娘折磨,正常人都能被搞成神经病

          您的好友鸡掰上司已上线

云宝.黛西:你继续

云宝.黛西:还有,阿玛斯菲博士,来我办公室一趟,我现在就可以让你退休

             您的好友海德已下线

        

此时的海德骂骂咧咧的带着扳手和全工厂员工的希望与经理正面交锋

你个疯婆娘快TMD做个人吧,咖啡机也不让换,找你要个新员工tm像老奶奶嚼鞋垫一样,几个月了都批不下来,我真的怀疑你是不是真的想为虹厂做贡献

阿玛斯菲博士,你现在跳进天马设备里的话,还可以为工厂做点贡献

那双玫瑰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海德,像是可以立马把他杀了一样

据知情者透露,一个半小时后海德从经理办公室一瘸一拐的出来了,脸上还青块紫块的,看起来翅膀还折了

回到办公室后,海德正在给自己的伤口消毒,突然收到经理发来的消息

云宝.黛西:再有下次你就可以直接退休了

这件事发生后,海德就再也没有在那个软件上发过牢骚了



瞎几把乱写的,严重ooc致歉,当看个乐子就好!

【虹厂组】短打

我恨你没通过考试,但同时也爱着你

回不到过去了,我想起当初我们一起做的各种事,还有你叫我姐姐的那一刻是多么美好,当你说我的眼睛很漂亮的时候,我承认我心软了,我很想带你离开这里,可是做不到,我已经是这个工厂的一部分了,我什么都拥有了,最终还是留不住你,你永远都是我的小妹妹,我也永远都是你的大姐姐…




是听歌瞎写的短打,太ooc了当个乐子看就好!污染cptag致歉!

是去年拍的柊老师正片,拍的不太满意,等买了更还原的装备再好好的拍一次,各位看不顺眼白背景的麻烦不要骂,(我也挺看不顺眼的)然后就是我没能抓住柊老师的神韵,等我再摸索摸索,还有表情问题和各种,请大家多多包涵,不还原致歉!

小甜文

清早,鸟儿在树上喳喳的叫着,跟个小喇叭似的,屋外传来阵阵的练功声和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班主,都九点半了,怎么还不起床啊,快点起来啦,今天给您买了您最爱吃的那家面馆的炸酱面”商细蕊懵懵懂懂睁开眼睛问了一句“有酱牛肉吗”小来应到“有,早就给您备齐了,您只管起来吃就行”————————————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商细蕊大喊一声“十九,去开门”十九答到“哎!好嘞”十九开门一看说,“原来是二爷”便喊到“班主,二爷来啦”商细蕊一听,就小跑到门前并说到“二爷,今儿来的挺早”程凤台说到“商老板今天起的也挺早啊,给你带了美国饼干,来吃吃看”“谢谢二爷,其实起的也不算早了,十九他们已经练了一个时辰了,二爷今天没什么事吧”“是没什么事,商老板今天想干什么”商细蕊说到“我寻思着二爷整天那么忙,难得有休息时间,想和二爷一起去长城走走,您看行吗”程凤台说到“长城啊...自从来到北平说到底也没怎么去过几次长城,这次难得有机会,去转转也不耽搁事”商细蕊一脸笑容的说“行嘞!谢谢二爷您”程凤台也笑着说到“哈哈哈哈,商老板还是那么小孩子气,上车吧,商老板”“哎!二爷”程凤台喊到“老葛,开车”老葛应到“好嘞,二爷”——————————————————

程凤台细细打量着商老板,并说道“商老板最近有点发福啊,你们唱戏的不是最注重身材了吗”商细蕊答到“二爷就别拿我逗闷子了,早上刚吃了酱牛肉和面,能不发福吗”程凤台笑着说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商老板真是心宽体胖,吃相还一言难尽”商细蕊耷拉着脸答到“二爷这又在损我呢,您不喜欢就直说,我改”程凤台摆摆手说到“没没没,只是说说而已,商老板别生气,这都快中午了,我们先去吃饭行吗”商细蕊满脸不悦的答到“听二爷的”——————————————————

车缓缓停在聚福楼门前,二爷见到地儿了,帽子往头上一扣,轻轻的打开了车门准备把恼羞成怒的商老板扶下车。商细蕊瞟了一眼程凤台,偏偏从另一个车门下去了,二爷可真是不容易,程凤台一脸愧疚的说“行了,商老板,别生气了,待会点菜随便点,还有你喜欢的大肘子”商细蕊一听到这话,立马不生气了,便说到“这可是二爷说的啊,到时候二爷您可别反悔”程凤台应到“行行行,我不反悔,都听商老板的”———————————————

商细蕊一看到满桌的菜就直接走不动道了,二话不说就直接开始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程凤台一看到这一言难尽的吃相不禁嘟囔起来“商老板果然还是小孩子,这吃相...唉,罢了,不然待会又该惹商老板生气了”而另一边的商细蕊问到“二爷怎么不过来吃啊,多好吃啊”程凤台说到“商老板先吃着,我去方便一下”商细蕊答到“行!二爷您先去,我等您”——————————————————

商细蕊抬起头定睛一看,是姜登宝和他的一群下人,商细蕊嘟囔到“这姜登宝怎么哪都见的着啊,兹想好好吃个饭都不行”说着,姜登宝就冲商细蕊的方向走来,并说到“哟,这不是商老板吗,什么时候也有兴致来聚福楼吃饭了?吃相还...啧啧啧,要是拍下来发到北平时报...您可就身败名裂了”商细蕊拍着桌子吼到“姜登宝!你别太过分!”说着,商细蕊就拿起椅子准备向姜登宝砸去,刚好,程凤台上完厕所回来了,看到商细蕊和姜登宝打起来的场面,赶紧上前制止,并说到“停停停,商老板怎么一会不见就打起来了”商细蕊怒气冲冲的说“那个王八蛋姜登宝,哪儿都能见到他,二爷您别拦我,我今儿就把这小兔崽子给打瘸喽”说着就一椅子砸到姜登宝身上,姜登宝恼羞成怒的说“好你个商细蕊!竟敢打我!我找我爹去!”商细蕊气的不行,便说“你去啊!再来俩我也不怕!”说着,就把手里的木块砸到地上,又说到“二爷我们走!回水云楼!”程凤台好声好气的应到“好好好,咱就回水云楼,商老板别生气了”商细蕊一脸不满的说“兹要不是那个小兔崽子来挑事,我犯得着跟他打吗,二爷您直接把我送到水云楼得了,我回去睡会”程凤台呆了一下,并望向了商细蕊,说到“行行行,现在就给商老板送回去”——————————————————

车子停在了水云楼门口,小来听到了车声,着急忙慌的出来接商细蕊回家,车门一打开,商细蕊什么话都不说就紧锁眉头向屋里走去,程凤台大喊一声“商老板!我晚上来找你!”小来问到“二爷,我们班主是受了什么刺激,还是谁惹他了,怎么一进门二话不说就冲进屋里了”程凤台答到“没什么,心情不好而已,小来姑娘我先走了,晚上见”小来一脸懵的应到“哎!二爷慢走”———————————

夜幕降临,路边都亮起了一盏盏明灯,程凤台开着车去往水云楼,车又缓缓靠在了水云楼门口,小来听到了车声,并在门口接程凤台,说到“二爷您来啦,班主在屋里等你呢”程凤台笑着应到“谢谢小来姑娘”说着程凤台就向屋里走去,并叫到“商老板,我来了,给你带了好东西”商细蕊听到程凤台的声音,赶紧走出房门,说到“二爷您来了,怎么还带了俩箱子”程凤台指着箱子说到“箱子里是好东西,打开看看”商细蕊一脸疑惑的打开了箱子,看到里面是雍容华贵的行头,并问到“二爷怎么置办那么贵的行头”程凤台应到“这不是看商老板今天挺生气嘛,想着买点东西心情就好了,就去货运行置办了两身行头”商细蕊说到“二爷用不着这样,我们的感情沾上钱就俗了,这行头我不收”程凤台说“商老板就收了吧,你看我又不唱戏,放着也是浪费”商细蕊答到“那就当是我从二爷这买的,我不白拿您东西,日后我唱戏的钱全都拿给二爷您”说着就大喊了一声“小来!去财库拿钱给二爷”小来应到“哎!好嘞班主,现在就给您拿去”“班主,钱拿来了”商细蕊又说到“二爷今儿这钱必须得拿着,兹要是不拿着,日后您就甭来咱这水云楼”程凤台说到“得得得商老板,我拿还不行嘛”商细蕊脸上泛起了一丝暖暖的微笑并说到“二爷要喝酒吗,我陪您,我今儿心里边堵得慌,想解解气,您看成吗”程凤台说到“得嘞!商老板,你喝酒可不常见啊,上次还喝个烂醉,第二天早上小来姑娘跟我说怎么叫都叫不醒,跟头死猪似的”商细蕊一脸不满的说“行了行了二爷,您就甭提之前的旧账了”说着,商细蕊又喊一声“小来!”还没说完就被程凤台给打断了,程凤台说到“商老板就别麻烦小来姑娘了,我这刚好带了一瓶白酒,来尝尝看”商细蕊应到“好家伙,二爷您原来是早有准备,行啊,今儿就尝尝二爷带来的酒”————————————

凌晨将至,二人把酒言欢,程凤台对商细蕊说到“你说你,今天非要在聚福楼动手,有什么事好好说,得讲理”商细蕊一脸不服气的应到“二爷这事真不怪我,是姜登宝那个小兔崽子非要找事,兹要是他不找事,我今儿根本犯不着动手,我也不想啊,谁会想在那种地方动手,打人确实不对,但我没错,二爷您就甭说我了”程凤台说到“行行行商老板,我不说了,来!咱们干杯”商细蕊应到“行二爷,喝完这杯咱甭喝了成不,我太困了,先睡了”商细蕊说着就倒了下去,程凤台说到“商老板酒量不行啊,怪不得上次喝个烂醉,怎么叫都叫不醒”程凤台看商细蕊动也不动,并叫到“商老板?商老板?还醒着吗”程凤台又说到“哎,算了,我也有些困了,商老板晚安”就这样,两人进入了梦乡,谁也不知道梦里发生了什么